有钱真的能为所欲为?——浅谈休会的前世今生-竞猜足球比赛结果

关于dk与修会的逆缘二赛季

作者:dk跪下

整理:晨沐沐沐


正文


二赛季都选了节点星域服天秤座,并都被分到了a区,这也是两个盟的二赛季逆缘。

各区的大盟的地区分布为:dk位于六区,逆时针分别为一区新神话、新大帝,二区聚婴堂、轩殿,三区修会、清荷听雨,四区朝辉,与六区接壤的五区德风古道,绝代双骄。


一 修会:“他诽谤我啊!!!”


       刚开区也是平平凡凡的几天过去各盟之间发展也比较和谐,修会一直在繁荣度上高居榜首,此时只有80多人的dk远在对角线六区发展,繁荣度也没有落后太多,其他几个大盟皆有不错的开局。修会的发展位于三区,2月11日晚修会突然对二区第一大盟清荷发难。至于开战理由,修会的说法是清荷窃取修会情报。大家是不是非常耳熟???给大家截取了原清荷成员在网易大神的原话“#天秤座m1260-a星系日志#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,清荷这个赛季准备去安安稳稳发育,我带几个人去成立雇佣兵和二盟。我也从来都没有去说过要窃取你们的情报,大家赛季开始就是到处走走,玩个游戏,清荷也一直都是抱着交朋友的心态玩游戏,我们有很出色的外交。可是你们却以此为借口,对清荷突然发起进攻,五本你们就拉出来了300的舰队,这明显是故意而为!清荷还都在憋721拉货发育,你们突然背刺,清荷被打的错不及防!各种理由又是各种诉苦!我们一直是被你们偷!被飞的人还不停的在墓地反复飞。时间会证明一切,清荷也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,我们一赛季三个月,280服的金标盟!肝帝盟,我们清荷都能打!清荷这次被偷,只能说是兵不厌诈,我们认了,清荷经过了这次事情后,不仅看清了修会的嘴脸而且清荷反而更团结了!你们修会只需要做好心理准备!你们根基不稳,小心别散。”此文可以在#天秤座m1260-a星系日志# 看到,如果找不到可以向小编看原文截图。相信各位看官也了解清楚了修会嘴脸吧,但是更有意思的是星际日志管理人员是修会盟主糖水菠萝,大家没想到吧,连官方星际日志都是修会人员在管理。这也是为什么修会能控制舆论方向的原因。有图有真相,欢迎去星际日志当中查看。所以照修会盟主糖水菠萝所说(注意,原话!)“打都打了,原因还重要吗。


       感谢大神网友“北大街布衣”提供的内容:天秤座m1260-a星系日志#《所以说,打都打了原因还重要嘛》当表子还要立牌坊,真的恶心,可怜兮兮在这阴阳怪气,还不如发点瑟图,大哥爱爱!gou修:吃我一击虚空背刺,欻~~欻欻乱砍。


二、乱事频发


       谈到二赛季,不得不谈到dk的盟友轩殿,在中转站时,轩殿盟主君殇便与dk副盟主九妹守护者有过沟通,分到一个区后,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守望相助。与轩殿同区落地的有个聚英堂,并且运气很好的是,他的属盟聚英农场也随机到本区并且同区落地。轩殿盟主一开始就定下基调,同区无法友好,必须要打,但此时聚英堂管理飞翔的战斗机向他抛来了橄榄枝,一开始轩殿接受好意,但后来双方因为矿区争夺开启了全区第一起盟战,具体原因聚英和轩殿当时的管理可能更有发言权。两方你来我往各有胜败,打到了开区一个月左右,基本局势是,聚英占据出生区及外圈,轩殿集中在其出生区对应的内圈矿区并延伸至星门附近,与dk相连。此时已基本发育成形,君殇希望dk入场帮忙打聚英。dk经判断,认为此时聚英的威胁最大,毕竟他两个盟同时落地,如果要打到后期,必须将大盟打散,于是在与轩殿配合的情况下,发起了对聚英的远征。此战之后,聚英有不少高战退盟,成立了另一个盟,并受到修会庇护,也有高氪加入修会,修会成为了最大赢家。


三、合纵连横的外交策略


       受到一赛季的启发,二赛季开初,管理层定下基调,要加强外交,尤其是大家彼此不认识的星域服。纵观当时的几个大盟发展态势以及修会一赛季的所作所为,我们一直把修会作为假想敌,因为知道他们的野心。于是当听说修会和清荷开战,并且被邻居朝辉、德风古道一起追打时,我们意识到,可以助他们一臂之力,主动联系了三家管理,成立了当时的松散联盟,向他们介绍了修会内部的基本情况,客观陈述我们了解到的信息,比如内部如何管理,高战有哪些人,以及修会一赛季的背刺行为。在四家其乐融融调侃修会的同时,发生了一件改变星系走势的大事。


四、联合还是另有阴谋?


        2月13日晚,dk盟主长藤紧急召集管理开会,并且一赛季末期卖号的新世界也重回视野,新世界陈述,修会把新世界卖给他们的号又卖回给了他,并且表示,因为和指挥大汉第一舰队有分歧,认为大汉控制欲权力欲太强,想要离家出走,看来看去觉得都是307出来的,虽然上赛季有矛盾,但是一笑泯恩仇,能不能加入dk,并且他们几人保证从此与修会没有任何关系(千万注意,等下要考)。最终dk管理集体决议,毕竟是一个区出来的,能帮就帮一下,并且这些战力加入别的盟就变成了别的盟的助力。于是,逍遥蓝枫改名克娄巴特拉,中转站收到的顶氪劳模大佬未来future(后改名应龙),小黑改名卡哇伊小粽子,菠萝改名吉尔伽美什,加上武舞和黑星使者等几个人直接重组加入dk。为此,dk内部对好多有仇的成员做了很多工作,一些兄弟甚至不再微信群中说话。


       几人一来到dk,就拼命开始发育,之前被打落下的资源也在dk的大后方得到缓解,期间dk各种打城活动,只有武舞参与,菠萝偶尔参与抬人,其他大佬基本处于脱离组织状态。


       几人加入dk的同时,自然被清荷朝辉德风发现,盟主长藤,副盟主九妹守护者,在群里向各位盟友解释,将来龙去脉都作了说明,并表示人已经过来,将与过去一刀两断,希望各位盟友能够手下留情,放他们一码。也因此,原本联盟变得脆弱,据说在修会接替盟主极限的努力下,清荷朝辉德风分别与修会议和。


       与此同时,修会投奔dk的人员,表达出了他们的诉求,希望成立所谓歇虎座(307区)大联盟,加上一赛季的讨厌,大家一起三赛季做准备,二赛季修会帮助dk拿下征服,修会无所谓奖励(但后来又提出,修会要拿50占有割据),对于此事,我们一直保留意见,并未真正同意,同时也在内部定下基调,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只有这赛季修会不背信弃义,帮助dk拿下征服,我们才能三赛季继续走下去的基础。期间,管理中的指挥rider与刚回归的新世界一直希望推动与修会结盟,在某天长藤和九妹因工作原因未参与管理时,rider直接与修会武舞拉起了大联盟群,纷纷将两边人员加入,管理们一看这架势,也就顺势而为促成了两方结盟。


       结盟初期,两方互通有无,经常一起开会讨论战略。也就是那时,dk决定帮助盟友轩殿,对聚英动手,修会的意见是,建议晚一点打聚英。但考虑到轩殿当时的处境,dk还是决定动手,这就有了上面提到的dk入场打聚英。在我们打聚英的同时,轩殿的底气也硬了起来,代理盟主雪狐狸(后加入修会)对于修会人员进入星门附近轩殿势力范围的行为非常警觉,语气不好的私信时任修会盟主极限,大概意思是进来就视为开战。极限非常生气地向dk通报了此事,为避免事态扩大,我们紧急联系狐狸,建议此时的轩殿不要挑衅修会,毕竟两方都是盟友,无法兼顾,实力上一直在打架的轩殿资源也比不上修会,于是狐狸向极限发送了解释的私信,暂时按下了。


      在此期间,轩殿指挥种田联系dk要求合盟,当时的群里,双方管理都在场,包括君殇、雪狐狸、人道等人。彼时dk只有80多人不到90(修会过来的人已经悉数回去,只留下武舞和逍遥菠萝小号),对于合盟的要求,从理上看自然没有理由拒绝,从情上看也更加便于融合,但两个盟风格不同,经过一赛季的磨练和二赛季的砥砺,dk盟规较严且大家普遍低调,与轩殿当时的状态不同,于是在轩殿管理的邀请下,dk人事代表进入轩殿群里,提前了解轩殿情况。管理内部有人一直希望轩殿尽快与dk合盟,他后来加入了修会,并且在他加入修会后,我们有耿直兄弟气不过对他说了些生气的话,他直接表示卖号退游,把号也卖给了逐日者。


       在狐狸解释后,过了几天,修会突然对轩殿发起了进攻,轩殿内忧外患的情况下,不少人退盟加入了dk。这里与极限有私仇的人,不得不提到诺玛,诺玛当时控了轩殿好几个高战号,包括一个顶氪白帝城主。在加入dk之前极限打了诺玛高矿,两人你来我往打了几轮。后诺玛加入dk,被要求不再理会旧冤,但修会仍抓住不放,认为即使结盟也不应放任私仇。于是,有了后面的导火索。


四、双方的分崩离析


       导火索是,诺玛自称接到悬赏(不知真假,但诺玛三赛季确实带了几个人去当雇佣兵了),几个富贵放在极限基地和高矿平台上,但并未动手,当我们得知后及时联系诺玛要求别动手,以免破坏联盟,诺玛也确实未动手。但极限先是知会dk不要管诺玛,同时联合了修会大量人员,直接把诺玛以及他所控号全部抬走,理由是,挑衅修会盟主。当晚,新世界与盟主长藤发生了争吵,他截取了逍遥的生气语录,并表示了对九妹的不满,以及觉得dk无能,没有修会dk啥也不是。长藤表示,修会的情我们会还,会帮他们去打天空索多玛(当时在朝辉和德风的控制下),但赛季末还是想和修会打个友谊赛证明自己。新世界直接暴走,认为dk不是真心加入大联盟,遂直接通知修会联盟解散。与此同时,修会当晚发动了第一波早有准备的攻势,将dk在星门附近的基地建筑全部清理,不仅包括老轩殿的,也包括老dk的。


       dk一直到次日才组织进攻,双方在星门附近持续对轰,攻城,打了好几天,期间,修会顶氪应龙因为被抬飞生气,在公屏发布悬赏个人悬赏,导致大量吃瓜群众和聚英、朝辉的人参与悬赏偷矿,前期dk还未有感觉,后期确实对资源上有很大影响。


       后来,我们因为活跃度高,逐渐占据上风,盟友绿藤、绝代双骄也到前方起了前哨海,我们的铁盟新神话也在靠近外围的地方起了前哨海,一定程度上牵制了修会的盟友聚英堂。


       这里需要提到的几个盟友,正因为绿藤的讲义气,我们在初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环境,双方从未发生争执,友好挖矿,毕竟绿藤是中转站组建的盟,内部执行力还不是很高,在斗争中非常吃亏。绝代双骄是viva副盟,二赛季没有任何诉求的小盟,盟主轻舞很讲义气,够意思,一直为dk站台,后来dk落魄也没有背刺。新神话是一开始就相处很好的邻居,他们是三赛季盟,与同区落地的新大帝在二赛季是敌对所以开区就在打。dk与新大帝也发生了争执,于是下场打散了新大帝。也与新神话约定,尽自己所能保住他们的七级城 六级城的10占有率。


       修会一直明里暗里表示,新神话实力不行,没有获得10占有的资格,我们一直态度坚定地表示不可能打新神话这种背刺盟友行为。但修会认为出于大联盟的高度,不能意气用事,这也是两方后来争执的原因,修会实际控制人逍遥在修会内部,当着新世界(他一直在修会群里)的面说了很多九妹守护者难听的话,大概意思是如上文所述,新世界转给长藤后,发生了上述争执才导致解盟。可以说,dk誓死捍卫了自己的盟约。在利益与承诺发生冲突时,第一时间旗帜鲜明的选择信守承诺。


五、分离后的相杀


       在修会与dk单挑的过程中,修会逐渐处于劣势,内部发生了严重的问题,一些人不满于过大的强度,开始躺平,躲在后方采矿,不再到前方打架,核心人员也参与度降低,此时不得不提到劳模顶氪应龙力挽狂澜,出了不少钱,让雇佣军参战,与修会的紫月红一道,开始接手烂摊子。此时修会内部不少人开始主动与dk接触,提供了修会的不堪状况,可以说人心已经散了。这里还有dk经常嘲笑修会的另一个梗,对峙期间,面对日渐式微的修会,喝醉了的逐日者在公屏疯狂大喊口号,阿斯塔特永远忠诚。我们都觉得此人魔怔了,前期他主动来大神挑衅的行为也证明了这一点。


       后来,聚英入场,并迅速解决了执行力低的新神话,新神话核心人员一气之下重组了新盟红太阳幼儿园,远离纷争。我们哀其不幸怒其不争,失去了本以为最大的助力。但此时,以一敌二仍觉得没有问题。


       此时关键就是一直按兵不动的大盟朝辉。朝辉处在圆心的另一侧,绕过来与dk后方接壤,在修会的一系列公关下,朝辉终于入场袭击了dk。迫于双面施压的形势,我们决定放弃城市,分组游击,迅速集结到朝辉后方矿区,以几片矿区为集结,互相支援。聚英由于路程过远,不再追击,而是开始蚕食dk留下的占有率。朝辉、修会轮番消耗舰队,北方工业上来拆建筑。与此同时,本来准备下场打修会的清荷、德风也迫于形势,不再动手,绝代也暂时不再参与行动,绿藤被逼的退盟到后方偷矿。修会解决了潜在威胁,开始安心对付dk。


       后面一直到赛季末,一直是集结,分散,墓地。大家本着保存实力留给最后一击的目的,一直空着基地,舰队留在外面。结算前最后一天,突袭了朝辉的六级城,但由于路程过远,且赛季末有些兄弟躺平,并未成功拿下朝辉六级城,但确实舒舒服服的打了最后一场。


总结几点:


1.驰名双标修会继续他们的断章取义公关法,说dk是间谍盟,说dk想霸服,实际dk从一开始和各个盟交往时,就表明了态度,我们一赛季没拿到征服,这赛季的目标就是星门 30占有,星门可以与各个盟打友谊赛凭实力取得。当时朝辉也一直说两个赛季没有打过十级城,三赛季就想打个十级城。一开始说出自己的目标,好像也没有问题吧?坦坦荡荡的有什么不行?


2.修会的人来到dk后,发现我们在使用他们一赛季吹嘘的机制,比如留电话,战时夜间值班,打城接龙,统计蓝图等,翻脸后就开始公屏嘲讽我们这些制度。并且不知道用的什么法子,从核心人员处得到了我们的蓝图统计表,对每个人的实力了如指掌,这可以说是最高明的间谍行为了。


3.修会使用的公关手段,包括但不限于线下喝酒,现金悬赏,用聊天截图断章取义,造谣dk背刺等。实际上,dk在与修会结盟期间,未与其他盟说过任何关于修会不好的地方,甚至为了新神话的占有率,还请新神话主动向修会示好,以获得支持。所有讲修会的情况,都是客观陈述,以及都是在结盟前和解盟后讲的,因为外交策略需要,联合外部势力共同对付敌人,这于情于理都没有错。这一点,修会经常说有我们故意黑他的证据,不如贴出来看看,我们有哪句说错的?


4.修会总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绑架别人,却不允许我们对他们的任何指责。dk在交往中从来坚持将心比心,对待任何一个盟,都是平等对待,没有任何欺侮之意,反观修会,善于养狗,喜欢凌驾于别人之上。比如与dk结盟期间,总是喜欢指挥dk,不顺他们意思的,就是不为大联盟着想,是胳膊肘往外拐。下一步举动也不与dk商量,直到他们已经做好战略部署(打朝辉实控的天空索多玛),才告知我们,要两面夹击,帮他们拿下此城,诸如此类很多。这一点,大概讨厌和北方工业最知道如何给修会当狗了。


5.修会总说dk没有盟友,dk的盟友只是实力偏弱罢了,因为我们淋过雨,所以知道为别人撑把伞,比起大盟,我们更愿意与与我们类似的小盟结盟,大家守望相助。反观修会,他们津津乐道的战友聚英、朝辉,为何没有一起选星系服走下去?而是选了星域服随机去了。修会的核心人员应龙,以及几个从聚英、轩殿吸收的高氪,为何选择去了聚英堂,而不是留在修会,还不是在修会看不到未来。


6.修会一直标榜,对于公屏口嗨的行为坚决打击,实际上他们自己特别喜欢公屏口嗨,驰名双标。逐日此人尤其嚣张,动不动就要把人抬走几次,他配吗?实际是,他单打独斗,几乎打不过dk任何一个人。


7.修会的嘴确实厉害,外交方面很有一套,敌人都能让他统战了,但是回过头来看看,这些统战的敌人,能和他们成为最后的盟友吗?显然不能,为什么呢?考虑过吗?直到应龙去了聚英,逐日低声下气地恳求这位老哥别走时,还要带上一句,老板不喜欢飞机,除非你让他下野。

一起来分享给朋友们看看吧:
评论 232
反正就是一个赛季出来的人对他们理解就是他们不会无缘无故打人,而你们只是被人带节奏了冷静下来想想
大家还想了解更多,可以移步我的动态,里面有应龙老板既掏钱,又干苦力的各种证据和截图
掏钱收买人心的证据对吧?
<共2条回复>
在轩殿和聚英对打的时间里面,所谓盟友~dk一直都是冷眼旁观,直到聚英找到修会,抗不住两线作战,轩殿开始寻求帮助,而这时,dk也伸出了手
这手伸进了轩殿内部,不是来帮忙的,而是来捅刀子的,串通轩殿指挥,在轩殿群里大肆宣扬,进入dk是最后的路,还可以保住轩殿的种子,可是进入了别人盟里的还能叫轩殿的人?
在轩殿最后人数全满的时间过后,一些中转吸收的高战,和一些摇头草进入了dk,在送他们进入dk之前,说了好聚好散,结果呢?转头就言语攻击轩殿的人,这难道不是所谓的洗脑?
<共2条回复>
谁抹黑谁呢,修会颠倒黑白,看现在说他们不就又出来抹黑dk了。我们当初好好挖矿,他们早上还说跟我们发育不打架,晚上就开始背刺了。他们是赢了,但赢的光荣吗?用悬赏来打,用背刺来打,我这赛季真的认识到了人心险恶
还有跑跑走南这些人嘛?
字母盟的那个现在甘井子盟主?
<共7条回复>
跪下 原来纪元的盟主, 你还记得吗 修会只有19人的时候 纪元 云扇 云霄 讨厌 在一个群 修会入群的时候 不知道是哪位 说了一句 怎么什么盟主都拉到 盟主群,觉得人少 你们能随便拿捏 你跪下和刘商会是最嚣张的 最后呢, 打散 入新盟又打散 再重组成了dk 元老? 噢 对了 你们dk 老莫那一批8个人 难道不是从27走的? 只不过他们去了星际,我们离开27 自立了修会
不知道你有事哪来的这些小道消息
回复@dk陛下:你问问青牛 静 老莫 清 天霸动霸 ,噢对了 一赛季 和他们有个关系不错的人 最后把号给菠萝了,菠萝前线打仗,他强制登录 上号删船 删矿车,真神操作
<共9条回复>

大神

游戏热爱者兴趣圈

竞猜足球比赛结果的友情链接